關於部落格
小咪星球(主站); 樂多(分站); 天空(分站)
  • 70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電影《鷹與男孩》(KES)

鷹與男孩一起住在一個貧瘠的煤礦小鎮,在那裡,陽光稀薄且混和著煙囪裡冒出的騰騰煤煙。學校裡上課時老師打學生,下課後就學生自己在煤堆旁扭打;畢業後沒什麼別的出路,只能去礦坑工作;每個週末上同一家酒館喝到醉,偶爾買幾張賭馬卷,希望能夠贏到頭彩,領來的獎金足夠一星期不用上工。男孩所有的一切基本上都是順手牽羊來的,他早上從打零工的雜貨鋪裡偷報紙看漫畫專欄,從牛奶車上偷牛奶當早餐,從別人家的私有土地上抄近路省時間。當他開始試著想要瞭解如何馴鷹,他窮得辦不起借書證,便去二手書店裡偷了一本。

這些行動讓我想起Certeau說的「日常生活中的游擊戰術」,為了對抗體制無形且無情的規訓,藉著這些生活中的小聰明,可作為一種態度上的反擊,我論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劇中男孩不斷遭受體罰,校長因為他打瞌睡而處罰他,體育老師因為他買不起體育褲而嘲笑他,同學因為他沒父親而欺負他,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難以面對的問題。男孩對於這些體罰,有時候忍受,有時候落跑,環境不好,日子還是要照過。但即使年紀再小,他也感受到這種生活的空虛、無聊、週而復始。直到他遇見KES。他不再與同學鬼混,所有時間都拿來馴鷹。他學會了新的單字(都是馴鷹工具的專有名詞,連老師都不曉得),學會新的知識(哪種鳥富含維他命,對老鷹的健康有益)。他懂得越多,對KES的愛就越滋長,相知與默契透過馴鷹的過程中逐步建立起來。空氣中仍含有煤煙的味道,但陽光灑落在彼此嬉戲的鷹與男孩身上卻顯得格外燦爛,回應著男孩的手勢和呼喚,老鷹一次又一次盤旋、俯衝、振翅遠颺又再度飛回。最重要的是,他們眼中只有對方,那是全劇最浪漫的一幕。

因此,我理解到,光靠那些零星戰術想對抗規訓是不夠的,沒有一個值得傾心相對的對象,那些埋藏深處、未被規馴的欲望畢竟難以滿足。也難怪Certeau的作法會被批評為太過天真了。

然而這種片註定不會有好結局,從一開始我就邊看邊替老鷹擔心。愛耍小聰明的男孩把老哥指定要賭馬的錢改花在自己和老鷹的零食上,結果報復落到老鷹上頭。貨真價實的謀殺打破了整部片一直苦苦維持的一點平衡,最後每個人都在尖叫,他們的聲音尋不到出口。

我以為導演不會拍到KES的屍體,但他拍了,看似斷了氣的軀體依然多毛柔軟。我並沒有為老鷹感到傷心,反而鬆一口氣,直到此時,我才確認,這真的只是電影而已。

【延伸閱讀一】鷹與男孩,那男孩呢?( by anarchichi)

【延伸閱讀二】影評:Kes(by Mike Robins)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