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小咪星球(主站); 樂多(分站); 天空(分站)
  • 705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拍照與旅行

  Amy 的嚴重程度比起我猶有過之,根本是三步一低頭,為了調數位相機。正確地說,是為了精省記憶卡空間,不得不把多拍的照片刪去,好騰挪出空位以容納新的美景。她是金牛座,守護星剛好是愛好美與和平的金星,寧可多花點時間講究成像品質。處女座實際如我,通常採一拍即決,以便快快移動到下個景點,缺點是手振或對焦不清的機率較高。但話說回來,要是把時間耗在這裡,又怎麼知道前面有什麼新的可拍呢?

  為了拍照,我幾乎要跟Amy 翻臉。常常走著走著,回頭發現她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對著相機細細打量,若不是在整理剛拍的照片,便是在思考如何取景對焦。連她的相機在自動取了五次景被否決之後,都抓狂到怎麼按都按不下去,我覺得自己已經相當忍耐了。

  「不快一點,太陽都要下山啦~」
  「等等,這裡很漂亮,你站過去讓我拍一張。」

  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是個稱職的模特兒,特別是在這些精緻的歐洲藝術面前,情境外的觀光客根本應該從鏡頭裡通通刪掉才是。拗不過Amy,我勉強擺了個到此一遊的pose。

  「換我幫你拍。」拍別人我就有把握多了,更不用說我的朋友長得超可愛,和四周的美景相得益彰。

  這趟行程是我安排的,短短五天內,我們去了博物館、大教堂、美術館、修道院、皇宮、大教堂。全都是我覺得最重要的地方,而我也的確大開眼界。Amy 走在後頭拍了五天,拍景色之外,也拍我,或自拍。她倒是很堅持一定要有人入鏡。「這樣才有像出來玩啊!」

  但我總不免要催催趕趕一番。

  其中我們去了夏爾特,那是離巴黎不遠的一個小城,夏爾特大教堂有全歐洲最美的彩繪玻璃,小城內也有不少羅馬遺跡,特別的是,整個小城有種莫名的氣氛,停留在中世紀似的寧靜安穩,連遊客也噤語輕聲。


  事後回想,那裡應該是我們在法國最喜歡的景點,然記得造訪當日,天空卻很陰鬱。走著走著,Amy 突然流鼻血的舊疾復發,我不禁後悔是否行程排得太趕。儘管如此我們繼續拍照,沒有放過如此美麗的大教堂,藤蔓叢生石頂的廢墟,以及在蒼茫天色下兀自怡然翠綠的藥草園。

  回國以後,我很得意地把這些數位記憶輸入電腦,並挑了一部份自己覺得最漂亮的照片沖印成冊,向親朋好友展示。沒想到大家只是沈默的一頁頁翻過,在旁邊試圖解說的我也覺得場面很冷。「為什麼相片裡都沒有人?」有人問。

  我有點尷尬。其實除了我照的那一塊之外大概都擠滿了遊客。當初的精心構圖現在居然看起來像個超級大謊言,照片無辜地看著我。

  「為什麼照片裡都沒有你?」這個就好回答多了,我開始期待Amy的照片。終於Amy 也把相片整理好了,趁午休時特地把我叫去她的辦公室,用那台超大的iMac螢幕一起看。

  我才看了幾張,便不得不承認,當初Amy 花許多時間對焦是很值得的。她聽了扮出一個「鼻子很高」的得意鬼臉。

  「看吧,你那時還一直唸。」「欸,我不是把你拍得很可愛嗎?」我們邊看邊揶揄對方。

  我翻到自己在夏爾特的照片,那張被Amy 稱為「好憂鬱的眼神」,在花叢中繃著個臉,其實是因為幾天來不斷的拍照,當時已經到了一見相機便幾乎要歇斯底里的地步。儘管我沒有說出口,照片卻毫不替我掩飾。Amy 應該也曉得吧,我心想。不過我們土象星座是不會講開的。


  我赫然瞭解旅行時為何要拍照。這些非專業的照片旁人看來索然無味,最後也大都被束之高閣。但旅行時還是要拍照,不是因為照相機能夠真實無誤地複製影像,而是因為拍照時我就在那兒,旅行中。小方框中的風景隨著相機無法紀錄的記憶慢慢延伸,天空陰鬱是因為就快要下雨,小城四處迴盪著遊客嗡嗡的聲音,空氣裡的溫度和濕度,光線和視線彼此相遇、揉合,穿過照相機映上我的眼簾,化為一小塊記憶在大腦中安歇。

  但哪天或許連我也遺忘了那塊裝滿夏天的記憶卡。你還記得嗎?還記得嗎?Amy 搖搖頭說其實她不太記得了。我凝視著照片上的我,她繃著臉直視失落於那個時空之外的我的眼睛,連同映烙在她眼中的心之風景。

  你還記得嗎?照片問道。我喃喃地自己回答。

  是的,我記得。


——寫於旅行三年後,夏日前。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