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小咪星球(主站); 樂多(分站); 天空(分站)
  • 70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燃起那盞希望的小燈:1/14 TNR講座參加感想

踴躍參與,多樣主題

思緒隨著車速一晃而過,我走進市圖大門的時候,已經兩點過了十幾分,我遲到了。門口貼著數張海報,當天下午在這裡舉行的不止一個活動,電梯裡有許多人,但只有我是參加TNR講座的。直到進教室前我還有點小擔心。

認養地圖的義工很親切地要我趕快進去坐,「已經開始了喔」,對方很急切地說,好像有很重要的資訊,晚了就錯過似的。我走到教室門口,哇,好多人!大概坐了八成滿,台上正播放介紹幻燈片,大家都很認真在聽。詢問過Leaf活動進行中可以拍照後,連忙輕手輕腳竄到會場後方,拿出相機就定位。

基本上,活動採取報告配合powerpoint的形式,報告人包括有TNR經驗的義工、擔任認養中途的貓天使們、守護小動物健康的黃醫師、以及幫小貓們寫了《獵人們》的作家朱天心,以他們各自的經驗,從個人理念、醫療觀點、實際效應、實地經驗、社會關懷等角度切入TNR這個主題。

人貓共同的都市問題

TNR是什麼,簡單地說,可以說是都市貓口平衡計畫。在先前的文章裡曾經提到,人類自以為建造了都市,理所當然擁有都市,卻忽略了同樣生活其間的小動物居民。當大量人口湧入都市,會造成人口爆炸,造成使用空間和機能上的嚴重負擔,同樣的情形也會發生在貓族身上。

一個地區只能容納某個數量的貓族,通常他們過著極隱密的生活,與人類井水不犯河水,不過偶爾翻翻垃圾桶,在路邊約會,夜裡辦事吵到鄰居。但當貓口增多,他們需要更多的食物來源,需要更大的活動空間,也就意味著更有可能現身於人類面前。這時,種族偏見和迫害便一覽無遺。「髒死了!」「吵死了!」「快叫環保局抓起來!」,撲殺是最常見的處理方法。

然而,最常見卻不代表最有效。小動物醫師以簡明的數學計算式向大家說明,貓口的繁殖速度到底可以快到什麼地步:一對小貓夫婦只需花四十個月,便可以創造有五百個親族的龐大家族。儘管時局不好,生活不易,街貓們可以數量來確保自己種族的延續。就這樣抓抓又生生,戰爭永無止盡。

學習與小貓比鄰而居

既然貓族跟人類一樣,同樣住在這個都市裡,難道沒有和平相處的方法嗎?方法需要尋找,觀念比較難建立,目前,許多人還是無法接受他們有著動物鄰居的事實,堅持認為流浪動物不跟他們一樣,具有生存的權利。

一位來自基隆的老師,也談到社會對愛心義工的負面印象,「可能是很邋遢」,收入不多,衣服亂亂穿,身上飄著濃濃的小動物味道。「其實我們也是很光鮮的」,她半開玩笑地說,語氣卻透露一絲無奈。她出門時必會打扮整齊,為的便是讓社會瞭解,小貓義工跟「普通人」並沒有什麼不一樣。

在其他國家裡,有的都市已經開始思考這個問題,他們採用的解決方式便是TNR,由當地的義工團體,為街貓們提供結紮服務,幫助他們節育,用漸進的方式控制貓口。小動物醫師也為大家講解了結紮手術的原理和步驟,讓在場的聽眾上了一堂難得的小貓健康教育課。

TNR步驟一二三

義工們也以國外資料和自己的實際經驗,介紹了TNR的實行方式。捕捉,結紮,放養,三個步驟缺一不可。有時候,替一些較為親人的小貓,找個能夠一起生活的人類家庭可能是好事,但認養家庭往往供不應求。大部分的貓被帶到收容所後,超過一段時間,仍然逃不過被人道銷毀的下場。一定要讓結紮過的貓回到原地,才能達到節育的目的,在貓口沒有那麼多的情況下,繼續過著他們本來的隱居生活。

貓族對人類具有很高的警戒心,在進行到能夠捕捉的地步前,必須花相當的時間與貓建立固定的供食關係,進行時最好用專門的捕捉籠(認養地圖有提供借用),並且事先接洽願意為街貓結紮的動物醫師。因為機會可能只有一次,手術也必須一次完成。在小貓狀況許可下帶回原地,並持續一段時間的供食,之後便漸漸可讓貓回到自立生活。

一人付出一點,集合社會資源

投注TNR需要時間、人力、成本,當一個人貓之間的協調者,並不是件輕鬆的事。「我們都是普通人,但就是盡力在做,利用工作和生活的空檔來做這些事。一人付出一點就能集合起很多資源和力量。」這些貓天使們如是說。認養地圖的KT說他協助了家裡附近幾個case,這些貓現在都過的很好。一個人貓共同生活的都市,不是童話或幻想,而是真實,可能就發生在你我周遭。

我們可以讓事情容易點,打個電話,叫政府去處理這些「環境問題」,就像新聞裡會出現的「外勞問題」、「外籍新娘問題」、「同性戀問題」、「兒童問題」....等等社會「問題」。這個部分是朱天心演講的重點。假使我不關心貓,我沒有小孩,我不跟外籍新娘結婚,我不僱用外勞,我不是或不認識同性戀,這些問題就會與我無關,都是很遙遠的事情。問題是,在「正常」的表面下,問題並未消失,更糟糕的是,這些問題很多正是不當政策造成的結果,而且很可能會變成你的。

「真正的關鍵是,其實『人』是最重要的問題,『尊重生命』是很重要的態度。」朱天心說。「當大多數的聲音成為善意的,這會變成一種很有力量的勢力,這樣就能促使政策的改變。」政治是眾人之事。

因為我心存希望

在朱天心之後出現一位外國朋友Judy,她是Animal Taiwan這個流浪動物救援團體的成員,聽說今天有TNR講座,特地來參加。與認養地圖一樣,Animal Taiwan也提供街上動物的生活協助,不過他們幫助的對象大部分是小狗。「我們現在遭遇最主要的困難,在於空間有限,希望有人能提供一個大一點的場地,讓我們幫助這些狗狗。」Judy說。

「我今天之所以來到這兒,是因為我知道你們跟我一樣,願意幫助這些動物。我來這裡是因為我心存希望。」

我沒有做筆記,只記得Judy大概是這樣的意思。然而那句話卻讓我眼淚流個不停。也許有人會覺得像朱天心、認養地圖、Judy他們太過天真樂觀,但他們真的知道自己做的事有多困難。我參加的另一場研討會裡,有篇論文提到了社會時尚與反皮草的議題,當場惹來「假清高」的評論。發表人黃宗慧很認真地說,她一點也不覺得自己是什麼正義之士,只是希望替小動物做點事情。

希望像是一盞不知何時會亮的小燈。在今天這個時代裡,不會亮的燈等於廢了,人們多半直接丟掉再買個新的。但也有這樣的人,抱著那盞燈守著,相信燈沒壞,有一天還是有可能會亮起來。若不是曾經看過那柔和的燈光,是怎樣溫暖了胸膛,我不知道他們如何能夠堅持下去。

在一個又一個精彩的報告進行時,不斷有新的參與者進來,靜靜地找位子坐下,我看到不少人桌上放著厚厚的一疊TNR資料,還有人很認真地做筆記。(以上引用的演講內容和對話要感謝writers超可愛的圖畫筆記!)認養地圖與貓洞合作的2006年貓月曆在會場外也造成大搶購!(遠遠看到Allen被搶購人潮團團包圍 ^__^)

這篇簡單的感想要獻給當天參與講座的所有人,在此同時,我也抱著我的小小希望,讓這些心意傳遞出去,吸引更多溫暖,為小貓們亮起屬於他們的點點燈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