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小咪星球(主站); 樂多(分站); 天空(分站)
  • 70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大教堂時代(下)

天主聖母瑪利亞
求你現在和我們臨終時
為我們罪人祈求天主。
阿們。

巴黎,聖母院大教堂

Amy跟我一開始便有了分開走的打算,在這樣擁擠的地方,再怎樣小心,也會被擠散的。我一手拿著相機,一手護著包包,兩個眼睛打量著牆上描繪的聖經故事,聖母懷抱著她替世人死去的獨子,大理石像的長衣擺,線條優美地披落一地。一位神父從前方不遠處經過,被我順手拍成照片。他的手上,拿著一個有如鐘擺般左右搖晃的球型香爐。

嘿,這可不是預言中提到的小野蠻人吶?

噢,我亦回敬,沒想到大教堂到現在還活著!

巴黎,聖母院大教堂,側門

若問我在歐洲,對什麼事情印象最為深刻,那麼,看到一座活的大教堂,便是我的回答。然而,當走進去的一瞬間,我最先感受到的,並非它過去的漫長歷史,而是現在。華麗的教堂內部,依然歌聲繚繞,燈火輝煌,穿著長袍的教士在其間走動,空氣中漂浮著微微的香煙。當然因時代不同,大教堂也做出了相應改變,天主教曾是最早開始應用廣播媒介的宗教團體,如今,在聖母院的兩側入口處,設有販賣各國語言的介紹小手冊,另有設計精美的紀念幣、以及聖母小書卡等等。

巴黎,聖母院大教堂,祈福蠟燭

在四週角落擺著一盒盒祈福蠟燭,有點像是為了觀光客而準備的儀式。我取了一個,點燃後,與長桌上其它人的蠟燭排在一起,十指合扣,向萬福聖母禱告,向她祈求。

但,要怎麼向她開口呢?並非基督教徒的我,此時還當真猶豫了一下。

巴黎,聖母院大教堂

聖母瑪莉亞
噢!請庇佑我
捍衛我和我所祈求的愛情....

Amy走到身邊,和我一起欣賞牆上的聖母畫像。她全身散放光芒,頭上還戴著一頂浮刻於石牆上的小金冠。粉紅玫瑰獻於她的腳邊,她是有福的,因為她為世人帶來救主;但她不僅是基督的母親,亦是所有信徒的母親,保護人,援助者。

巴黎,聖母院大教堂

Notre Dame,Our Lady,這個稱呼給我一種既尊敬、又親密的感覺。後來我也參觀過聖心堂、聖米歇爾山的修道院,以及荷蘭的新教堂與舊教堂,唯有在巴黎和夏爾特的聖母院,方才感受到那種非人間的神聖光輝,也許是個人的私心所致吧。這裡是大教堂,不僅是觀光聖地,聖母的慈愛充滿此地。雖然大教堂的時代早已過去,人們仍來到這裡。我看到有人跪在角落的長板凳上許久,對著聖母像喃喃傾訴。她/他向聖母祈求什麼呢?

祈禱/攝於龐畢度中心

「我們生活在鬼怪出沒的世界。」在二十世紀來臨時,曾有學者如此形容,抱怨著日漸流行的大眾文化,感嘆人們失去了過去生活中的單純與虔誠。英國教會為了拉攏新血,將招生廣告印在酒吧的杯墊上,被當成新奇新聞,在網路上給報了出來;最近一次的教宗選舉時,聽說教堂外有人很熱血地大喊:「給我們一個女教皇!」連二十世紀都已結束,千禧年也已經是五年前的事情了,人類用科學方式解讀所謂的聖經密碼,世界末日被拍成電影;在法國,聽說出了一種叫做迷你超市的自動販賣機,全長三公尺,從便當到鮮花,什麼都賣。這些變化,應該會讓大教堂時代的人們無從想像。

不過,您都看到了吧,我望著聖母美麗的臉龐,突然間有所感觸。從1160年到2003年,時間是如此漫長,像一片遼原,在大教堂裡遙望無際地鋪展開來。而我便站在一隅,與過去同置於她的注視之下。我很自然地低下頭來。

故事裡,年輕的吉普賽女郎,渴望愛情;聖母院中的閉俗主教,渴望佔有她的美麗;身體殘缺的畸形怪人,渴望生命中的救贖;在音樂劇中並未提到的老婦,只希望有天能尋回失散多年的愛女。不管在大教堂時代,或者現在,類似的故事始終上演著。即使觀光客如我,從一個兩歐的小圓蠟燭裡,也希望能得到些許聖母保祐。

巴黎,聖母院大教堂

我並不懷念從未經歷過的大教堂時代,卻很高興時至今日,我還能夠站在這裡。燭光搖曳,請接受我些微的奉獻,但願這個世界能繼續擁有您的看顧,直到預言中末日來臨的那一天。

【註】引用的這段歌詞同樣出自音樂劇Notre Dame de Paris中,吉普賽女郎所唱「異教徒的聖母經(The Pagan Ave Maria)」,由HELENE SEGARA演唱。中文歌詞參見英文演唱版C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