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小咪星球(主站); 樂多(分站); 天空(分站)
  • 70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大教堂時代(中)

推開教堂厚重的木門,迎面而來的,是從門口處延伸出去,整片黑壓壓的人潮;唱詩班宛如天使的清亮歌聲,縈繞在高塔尖頂下的高處、閃耀在彩色玻璃的折射間;教堂裡,管風琴伴奏低沈震顫於心底幽微深處;大主教的講道,夾在群眾嗡嗡低語中字字傳來。

擠在這片人群裡,抬頭向上。此時此刻,格外突顯出人的渺小,以及歌德式大教堂的崇高之美。即使自己並無基督信仰,身處其景,也不禁心生感動,這便是當初設計者的原意吧。若在數百年前,甚或推至更久遠的黑暗時代,我會預設周遭人們皆為教會裡的兄弟姊妹。但在二十一世紀,狀況改變了,在場有一半的人,的確是來參加週日彌撒的教友;另外一半,卻是純到此一遊的觀光客,當中包括了黑髮黑眼、來自東方的異教徒,亦有不少的白人面孔。

我們進去的時候,正值星期天早上的國際彌撒時間,用英語講道的樣子,也許因此可以開放參觀。聖母院的工作人員,以一條簡單的繩子,將兩者區分開來。儘管如此,觀光客推推擠擠,手上相機的閃光燈,無視於上帝的神聖威儀,以及工作人員的皺眉阻擋,逕自在儀式進行中途放出一陣又一陣干擾的小閃光。好像做彌撒和大教堂本身,同為古代留下的遺跡,現代文明的罕物。儘管,宗教曾一度支配了西方世界,在那個被吟游詩人稱為「大教堂時代」(le temps des cathedrals)的歲月裡....

Il est venu le temps des cathedrals 大教堂時代到來了
Le monde est entre' 世界從此展開
Dans un nouveau mille'naire 在那未知的一千年當中

根據一般現行的西洋通史,所謂「大教堂時代」,應指在羅馬帝國衰亡後,直到文藝復興開始的那段中古世紀;教會成為世俗世界實際的支配者,文化的保存者,以及靈魂的衛護者;人一出生便接受洗禮,直到脫離塵世,皆與教堂密切相關。那是一個連生活中的氛圍,與現在都完全不同的時代。倒不是說,彼時果真較為神聖純真,美好浪漫到令人響往。從古至今,我覺得人類的本質應不會有太多改變,就像音樂劇「鐘樓怪人」裡歌詞所說:

人們夢想著攀向星星所在的地方,在石頭、玻璃上銘刻他的傳奇。

總是如此,我同意。但在大教堂時代,那些銘刻所顯示的,不僅是個人成就,更是為了榮耀上帝之城。舉凡塵世中的諸般現象、物理解釋、人心中的愛與勇氣、野望和墮落,無不千方百計卡進那個至善至美的神聖系統,在其中尋找屬於自己的位子。那才是最令人感到不可思議的地方。

試想當時的世界:地球還不是圓的,也沒有電影、電視、廣播或迷人的搖滾樂;一片塵俗瓦礫中,只有大教堂巍然而立,它的美超越一切。它的鐘聲為人們建立規律,它的尖塔直通上帝之城,人們將一生積蓄放入捐獻箱中,為大教堂新增一根釘,一片瓦,或者一塊美麗的彩色玻璃。在上面,會刻著他們的名字,與牆上雕刻的聖者,與大教堂本身共長存。

一磚一瓦,日復一日,憑著愛情的力量,藉由自己的雙手,他的通天之塔漸漸增高....

宗教與世俗事務,交錯混雜,世界的面貌輪番改變。當交通發達,城市間的交流因此日益頻繁,新知識、新發明、新產品相繼傳來,更好的是新商機的產生,人們將注意力從大教堂逐漸移回自己身上。這便是我們所知道的文藝復興,現代商業、現代文明的前身。1517年,馬丁路德將他的改革聲明,一狀貼上了教堂大門;1543年,哥白尼出版了《天體運行論》;1643年,路易十四登基,首開了君權神授的先例。至此,曾經輝煌的大教堂時代,已然紅葉凋盡;啟蒙理性的亮光,宣告它的終亡。後來發生的事情,世界變化的模樣,我們都很熟悉。

讓那些異教徒、汪達爾人(vandals)進來吧
世界的末日
將被預言在2000年

【註】「大教堂時代」為音樂劇Notre Dame de Paris中的第二首歌,中文歌詞參見熊貓音樂網論壇grandfumeur的翻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