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小咪星球(主站); 樂多(分站); 天空(分站)
  • 70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大教堂時代(上)

還是繼續聊旅行吧。

從巴黎鐵塔夜遊回來,第二天我跟Amy決定去看聖母院。靠近那一帶的景點還有羅浮宮奧賽美術館龐畢度文化中心(Centre Pompidou),這幾個地方都是步行可達的距離。「你要去羅浮宮、奧賽嗎?」我問Amy,因為前兩天我已經自己去逛過了。Amy露出有一點掙扎的表情,最後宣告放棄。「我們還是把時間留給聖母院、龐畢度好了,這樣就可以慢慢欣賞了。」她說。

於是,我們先坐公車到羅浮宮附近,再悠閒地一路逛去。在河邊我們看到了巴黎古監獄(La Conciergerie)。

說真的,在萬里無雲的星期天早上,對兩個外國人來說,曾經絞殺過瑪麗安東尼的血腥地看起來也人畜無害,我們拍了觀光照後就這麼走過去了。

我一邊走,一邊想,我對巴黎聖母院的瞭解有多少呢?在來到目的地之前,不妨做個短短的歷史回顧好了:

1160年,當時的巴黎主教,蘇利家的墨利斯(Maurice de Sully)宣布了聖母院的興建計畫。那個年代正值中世紀的封建時代,貴族在自己的領地上建築大型、堅固的城堡,法國為地方勢力所分割。但在那樣的基督教社會裡,還是需要「國王」的存在,他的地位由教會所認可,他的權柄由基督教上帝所授予,位於所有的封建貴族之上,不可侵犯。而此時法國的最高權力中心,就在由卡佩王朝 (Capetian Dynasty)統治下的巴黎。

巴黎聖母院的興建,象徵著卡佩王朝所代表的新勢力,而巴黎之所以成為今日法蘭西的首要之都也從此時開始。這些發展跟大教堂的建築一樣,都需要耗費長久的年月,一點一滴累積而成。從1160年宣布興建,1163年正式立下聖母院的基石,1182年時蓋到半圓形的教堂後殿,跟唱詩班的席位;1185年的時候,第三次十字軍便是在這裡發起的;到1196年巴黎主教去世的時候,才剛蓋到教堂的中殿而已。

權力更迭、世事變化,菲力浦二世打完十字軍東征回來,聖母院的建造工程仍持續進行著。1225年的時候,大而圓的玫瑰窗完成了,以藍色與紅色為主要色調的彩色玻璃,是法國大教堂的特色之一。接著西側的鐘樓和北面的玫瑰窗也陸續完成了。但整體而言要到1300年才宣告峻工。此時的卡佩君主換到號稱美男(Le Bel)的菲力浦四世。接下來,就該準備打英法百年戰爭囉。

居然跨越了一個半世紀方才興建完成的一座大教堂,又歷經了數百年的光陰仍屹立於此。從遠處看起來嘛....好可愛!

大概是因為她圓形的玫瑰窗及如花般的裝飾、線條優雅的長窗戶、拱型門、正面對襯的兩座鐘樓、還有淺白色的外觀的關係吧。我跟其它從世界各國遠道而來的觀光客一起,走向她,由遠至近,才瞭解到聖母院其實是一座高大細緻兼而有之的建築,從最高的塔尖到正面的拱門,填滿了最精細的雕花裝飾跟陌生的聖人雕像,薄薄的飛簷壁,像是一片片美麗的蕾絲,輕綴在聖母院的外側。無疑這都是巴黎工匠一斧一鑿下的傑作。Amy拿出相機,我則掏出事先預備好的望遠鏡,(得意)將這些景色盡收眼底。

Amy照 Amy照

然而,對沒有基督信仰又缺乏藝術史常識的我來說,即約略瞭解聖母院的歷史背景,尖塔頂端的雕花、屋頂上的雕像表情,透過望遠鏡能看得清清楚楚,他們卻還是像法國人說法文般——聽不懂。我知道,每一個線條、窗櫺上每個花紋都別有意義,也許當年人們只需感受,便能瞭解到大教堂的神聖召喚;但是我無法解讀。

有點沮喪....(囧rz)

也許出發前該把法國文化史翻過再來的。但就算字面上讀過,我真能瞭解這些一磚一石所敘說的故事嗎?我能聽到加西莫多的哭泣,艾斯美蘭達的祈禱,聖母院前人群的騷動,以及最後副主教從北塔往下跌落的驚叫聲嗎?我失望地想,即使站在聖母院的台階上,我所能瞭解到的,是否不會比觀看鐘樓怪人的音樂劇來得更多?(....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