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小咪星球(主站); 樂多(分站); 天空(分站)
  • 70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愛心動物醫生(上)

最開始,小咪是在家對面的動物醫院看診,忘了是怎麼找到現在的醫院來。醫院是由三個醫生構成的:經驗豐富的教授院長、可愛又有點脫線的醫生學姊、以及剛從學校裡畢業的新手醫生,感覺上有點像漫畫《愛心動物醫生》裡,漆原教授、菱沼、大頭輝的組合,因此我們私下便用漫畫人物的名字來稱呼他們。

冷靜的教授院長跟誇張的漆原教授,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類型;醫生學姊當然也沒有菱沼的那頭波西米亞式的長捲髮;但新手醫生倒真的很有大頭輝的認真樣子,幫每個來看病的小動物們調病歷、量體重和體溫,詢問病狀,然後用聽筒輕輕按著他們的身體作初步檢查。雖然動物看診沒有健保給付,程序還是跟一般人看病差不多,而小動物們不喜歡去醫院的程度,也跟人差不多。

再怎麼兇的小動物,到了醫院都不禁安靜下來。他們知道那是什麼地方,空氣裡散發著藥品的味道,身邊可能有其它同來看診的陌生動物,偶爾會好奇地湊過來嗅嗅聞聞。小咪最討厭醫院,豆豆也不喜歡,從提籃外便感覺得到小小的身體在顫抖。有時候醫院太忙,得等上一陣子才輪到自己。我連籃帶貓地將她們其中一個(總不會兩個同時有需要去看醫生)抱在膝上,小貓臉繃得緊緊的,在提籃裡縮成一個小圓,好像希望不要被醫生發現似的。然而這樣的願望是不可能的,最後一定會聽到醫生喊「小咪——」或者「豆豆——」。我們便抱著滿心不情願的提籃,快快走上前去,因為後面還有很多動物在排隊呢。

醫生喊號的時候,總是直接喊小動物們的名字,問診的時候也很自然地看著小動物發問:「今天覺得怎麼樣?」問題由人來回答,但是感覺得出對患者的重視,不管忙碌或清淡的看診時段,態度都是一樣的,不會因病患很多便有所輕忽。我有點不好意思地說:「來清耳朵」,有時是為了剪去過於貼肉的毛球。醫生拿出棉花,飛快地一層層卷在止血鉗上,其實在小咪星也擺了一隻,只是沒辦法像醫生那麼俐落地使用。

大頭輝醫生其實很怕貓。但身為醫生,不能夠選擇患者。在漫畫裡,大頭輝的好友二階堂便怎樣也沒辦法克服他對老鼠的恐懼感。現實中,曾經好奇問過醫生怕貓的原因,「呣,貓咬的傷口會比較痛,」他有點靦靦地說,一邊舉起昨天被咬到的傷口給我們看,在大拇指虎口處,明顯地腫了一大塊,聽說是貓在打完針後,趁他不注意的時候偷咬的。「昨天腫得更大,幾乎這個手沒辦法打針。」怕歸怕,大頭輝還是很仔細地幫小咪看診。診療台上,小親親貓非常生氣,對他張口就是一咬,我們趕緊從旁把貓抱住。

大頭輝看看病歷,又看看被我們抱在懷裡的小咪,有點猶豫地說:「差不多該打預防針了耶....」漆原教授從裡面走出來,一起幫忙將小咪扶好,讓大頭輝替小親親貓打上兩針。他的手指冰涼,有點像蛇的皮膚,手指關節處也看得到許多牙、爪痕造成的紅腫傷口。

要是提籃裡出現的是豆豆,不管大頭輝或漆原教授都很高興。「好白喔~好漂亮喔~好乖~」其實豆豆緊張得都全身僵直了,既不咬也不抓,只是緊緊把頭按在人的胳臂彎裡。菱沼則對小咪印象比較深刻,即使不是帶小咪來看病,也會問問貓最近好不好。

說真的,若不是身體出狀況,誰會來醫院呢?來到醫院的小動物們,有的並不只是清耳朵或打預防針之類的例行公事。有個小狗進來的時候,腳上還流著血,他早上出門散步,結果被流氓咬成重傷,家人趕快將他送到醫院。我坐在候診椅上,只聽得到小狗痛苦的吠叫,漆原教授沈著的指揮聲,以及菱沼不斷安慰小狗的聲音。在我旁邊則另外坐著一個喘個不停的小隻狗。星期天因為只有早上看診,一下子小小的醫院就擠滿了。快到中午時,掛在門口的風鈴再度鈴鈴響起,一家子圍著一個滿臉病容的大狗走進來,大狗馬上很沒精神地趴坐在地上,大家眼睛紅紅的,看起來很難過的樣子。是生了什麼病呢,我直到領完藥離開,都不敢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