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小咪星球(主站); 樂多(分站); 天空(分站)
  • 70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小樓夏夢譚(下)

她一旦恢復神智,馬上往頂樓逃去。「等等,別走!」我想告訴她別害怕,卻來不及。走進陽台,發現貓餅乾已經被清掃一空,連掉在紙盒外的幾顆也被吃光。我拾起貓食盒,走進屋裡重新填滿,然後關上木門。不一會兒,又聽到小貓開懷大吃的聲音。

在所有路經小樓的貓當中,似乎只有她固定地來。幾次不期而遇,有時我從外面回來,她還來不及走;有時我在屋裡,一開門,發現陽台上還露出一截來不及藏好的小尾巴。她不知從哪聽來的消息,知道小樓陽台有吃的,便往這兒來試試運氣。我開始注意到早晚她都曾經出現,也許在外面很難找到吃的東西,因此特意將餅乾盒盛滿一點,深怕在她來到之前,餅乾先被其它貓搶完了,讓她空跑一趟。

貓餅乾消耗得變快了。她個頭雖小,吃得可比親親豆豆多得多,沒兩三個禮拜,我就得再次去寵物店補貨。抱著一袋沈甸甸的食物,想到那對貓眼中有如晨曦般的淡淡顏色,心頭不禁湧起微微的憐愛之情。

不意間,我變成只為了她在陽台上放餅乾,有點像在山中小屋遇見了雪女,對方每晚都來,卻什麼都不說,我也什麼都不准問。這是禁忌,稍有逾越之舉,這段如夢般的關係便不能再了。也曾想過給她取個名字,想了半天,想不出來。她既非我的貓,我也沒打算把她留住,弄乾淨後給找個好人家。她不是小王子的狐狸,心甘情願為人所馴養。(註)我寧可她繼續保持對人的警戒心,不要輕易鬆懈。

然而,每當外頭風大雨大,我不由得心裡頭擔心,她是否找到了乾燥而溫暖的過夜地方,「要留在這兒也是可以的啊……」這麼叨叨唸著。陽台對她來說,還是不夠安全吧。直到天晴後,看見陽台的貓食盒依然空了,這就是說,她沒事,我高興地在食盒裡添了又添,希望她多吃點。偶爾離開小樓超過一天,中途沒辦法回去餵食,也會擔心她是否因供食人不再而感到煩惱。我的行為,畢竟還是改變了她的生活,以及我的。一個小食盒成為貓和人之間的小小羈絆,小小契約,在世事變遷中繫住一絲若有似無的幸福。

是的,世事變遷。在夏天來臨時,房子的租約也將到期,我打算搬回小咪星去。小樓的書和衣物一點點被裝進了紙箱,一捆捆用繩子紮好;每天早晚,陽台上還是準備著一大盒餅乾。在搬家那日的前一個夜裡,我忙著作最後的準備,沒打包的東西挺不少,全得趕在天明前裝進袋子或紙箱,早上卡車就要來了。

我很專心,不覺夜色變濃、變深,深到就像第一次貓來到小樓陽台的那個晚上。屋裡很熱,冷氣已經先行拆走,因此我把木門打開來透氣,只掩上紗門。我抬頭一看,赫然發現她來了,站在門外。陽台上當然沒有準備好的貓餅乾。

我從來沒有這樣直接面對過她,心裡居然有點緊張。

「從明天開始,我就不住在這裡了,沒辦法繼續留你下來吃飯。」我站在紗門另一側,遠遠對著她說。剛好一袋貓餅乾在早上吃完了,我刻意不去補貨,希望她看到空蕩蕩的陽台便會瞭解,自行離去。

她沒有動,就這樣坐在正對著紗門的陽台欄杆上。光影落差加上紗網阻隔,我只能些微勾勒出她的身形,已經比我們第一次見面時要來得修長,也豐盈許多。在黑暗中我看不到那對淡綠色的眼眸,連一點點的映在貓瞳中的光線都看不清楚,一切的一切,都被如墨般的夜晚所掩蔽,我知道她在看我。

「我要搬家了,搬家,嗯……就是……總之,今天沒有晚飯,快回去吧。」我忍不住傷心起來,明天過後,不知道誰會住進這個小樓,她是否知道狀況有變?還是會繼續來這裡,期待遇到下一個供養人?要是下一個來住的人,剛好很討厭貓,那該怎麼辦呢……

「真的沒了,這裡什麼都沒有,快點走吧?」我半哄誘地說。她還是不動,於是我直接推開門,一靠近她便退到小樓外。但我一進屋,她又再度坐回原位,幾次下來皆是如此。我沒辦法讓她走。

我乾脆關上燈,假裝要睡了。「人都睡了,她就會離開吧。」我這麼想。過了一會,我悄悄把木門拉開,她還是坐在那兒。

我仰著頭坐在地上,隔著紗窗,手裡還握著門把。她望向我,就這樣深深地看著,看著,從未如此深地看著。我整個人暴露在她銳利的眼光下。那是質問?責怪?還是離別的哀傷?我突然瞭解到背叛的人是我。是我心裡那份強烈的渴望,讓她應此呼喚前來;她接受了我的要求,我卻無法貫徹始終。

「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面對她,我卻一句話也說不出,所有歉意都哽在胸口,只有一點濕潤在眼眶中慢慢堆積起來,讓眼前的景象都晃動了。她還是看著我,不是瞭解,不是寬恕,甚至也稱不上是同情。你沒有做到你該做的,她彷彿這麼說。無盡夜色籠罩住我,強大、平靜、又讓我感到十分殘酷。我無從答辯,無從迴避。

我把木門再度關上,直到天亮,都不敢再打開。

次日,搬家工人碰碰的敲門聲把我驚醒,貓已經不見了。即使路經小樓,我從未再看過她。

附註:住在街上的流浪貓,一般被稱為街貓,與家貓不同,仍保有天生的野性與警覺性。街貓在都市中的生活可能有許多危險困難,像是人的敵意,野狗攻擊,環境、覓食困難等。關於對待街貓的方式,在「台灣動物地圖」網站有許多討論。基本上不打擾他們的生活,但以餵食配合結紮,來做部份調整。最近台灣動物地圖發起「街貓結紮運動」(TNR=trap捕捉、neuter結紮、release放養),希望有效控制街貓數量,改善貓與人的關係。我覺得會是很好的辦法,有興趣的人請至該網站深入瞭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